訂單被大面積撤銷,廣東外貿商能否撐過這個夏天?

轉載 網絡  2020-03-28 11:40:15  閱讀 282 次 評論 0 條

 

“往年這個時候歐洲的訂單已經排滿了,現在卻要全部取消。”廣東某外貿服裝供應商毛絨哥對《中國經濟周刊》記者表示,現在這個情況,即使沒有取消的訂單也不敢繼續做了。

一般來說,3月是外貿的“黃金月”,是外貿訂單量最多的一個月份。但是今年有些特殊。全球疫情陰霾下,外貿“黃金月”被迫按下暫停鍵,何時重啟不得而知。

外貿服裝供應商、布料商、汽配貿易商……這些靠外單生存的人們,都要在訂單銳減的困境中找尋出路,他們能一起撐過這個夏天嗎?

外單取消,原料和庫存卻無法“取消”

毛絨哥從事服裝行業已經14年了,之前在廣州開檔口進行服裝買賣。2016年的時候,他在東莞市虎門鎮開設了自己的服裝工廠。

訂單被大面積撤銷,廣東外貿商能否撐過這個夏天? 消費與科技 第1張

毛絨哥工廠的裁剪區內堆積著成批布料 圖片來源:受訪者提供

“3月復工以來,被取消的國外訂單占到9成,現在手上還有來自智利公司的訂單,已經停了,不敢做。開工就要錢,萬一客戶不要貨,就砸手里了。”

毛絨哥告訴記者,做外貿服裝的大多數時候都是純憑信用在做生意,很多熟客都不簽合同,有時連定金都不給,而且很多客戶是在國外做服裝批發的華人,還存在賒銷的情況。只有大公司才會簽訂合同。在現在這種情況下,誰還管違不違約,都是保命要緊。

比起單純批發零售或依靠制衣廠供貨的其他同行來說,毛絨哥算是做得比較大的,用他自己的話說,“我做這行時間長一點,規模也相對大一些”。

也因為“規模相對大一些”,所以毛絨哥的生意不止是他個人的事,還關系著90個工人的生計。

3月15日的時候,90個工人全部到崗,而現在已有部分放假了,如果月底還找不到加工單或其他訂單,就要全體放假。

“我不想被淘汰,還有這么多工人的生計要靠我,我只能撐下去。”毛絨哥為了熬過這個艱難的時期,想過不少辦法,還專門去了解過生產口罩的具體工序。

“好多網友讓我改做口罩等防疫物資,但這個需要投入的資金量太大了,無塵車間、機器設備、原料和工人培訓等,現在主要原料熔噴布的價格也從2萬暴漲到了40萬每噸,成本承受不起。”毛絨哥進一步解釋道,因為自己沒有做過這個行業,適應周期較長,小企業冒不起這樣的風險。

目前,毛絨哥正在讓工廠修改產品版型,看看能不能轉做內銷生意,因為工廠一年四季都做冬裝,以往4-8月是在做外銷歐洲的產品,其他時間做美洲的生意,現在國內都要上夏裝了,所以冬裝庫存目前看是清不掉了。

訂單被大面積撤銷,廣東外貿商能否撐過這個夏天? 消費與科技 第2張

毛絨哥工廠里積壓著大批可直接出口的成品服裝 圖片來源:受訪者提供

“不止是我這樣做服裝的,還有做鞋子、電子產品、玩具、箱包和配飾的外貿人,現在都在挺,挺不住的就關門了。”毛絨哥說,目前最緊迫的就是縮減開支,他第一步就把在廣州的檔口撤掉了,然后找朋友接一些內銷加工訂單來養工人。

已經撤掉檔口回到東莞工廠的毛絨哥,經常拍短視頻記錄自己工廠發生的事情,也借直播與同行交流,希望能在危機中找到新的契機。

毛絨哥告訴《中國經濟周刊》記者,目前國內外貿服裝供應鏈可以說哀聲一片。國外客戶取消了服裝供應商的訂單,服裝供應商則取消了制衣廠的訂單,制衣廠又取消了布料商的訂單,但是前期投入的原料和積壓的庫存卻無法一起“取消”。

記者了解到,不少布料商近期陷入了“降價-賣不掉-再降價-虧本-賣不掉”的惡性循環之中。

“我們有7成訂單被取消,主要是歐洲和美國的訂單,制衣廠說要取消訂單的時候,我們這邊已經開始制作布匹了,投入了原料及制作費用。”在廣州經營布行的彭彭惆悵地表示,更嚴重的是,有些原料經過半加工,存放會壞掉,比如經上色的紗線,現在只能先上機織成牛仔布,等情況好轉再賣。

彭彭經營的布行3月以來的訂單都還沒有回款,因為3月剛復工沒有足夠的產能,到現在貨交到一半,又被取消了訂單,可謂進退兩難。

“正常來說已經交了的貨是會回款的,但是現在疫情變化很大,我們都很擔心,因為遇到目前這個疫情,有沒有合同都一樣。”彭彭說。

由于季節、風格等的不同,內銷市場跟外單的面料需求不同,布行做外銷的布匹目前找不到內銷的買家,原料費和加工費成為他們損失的大頭。

而因為外單取消的影響,整個市場惡性競爭,面料價格直線下調,非常難消化,彭彭表示,他們暫時沒有其他方法,就是降價,賣不出去,再降價,這樣惡性循環,“布料商現在虧本賣貨也銷不出去,主要是市場需求太小了。”

檔主準備集體撤離,草根直播初現生機

在廣州地一大道(外貿服裝工廠的檔口聚集地之一)租檔口做服裝生意的鐘元提到,就在幾天前,一個澳大利亞的客戶告訴他,貨款要晚一些給。

因為上個星期10000澳幣可以換成46000元人民幣,這個星期就只能換到40000元了??蛻舾娫f沒有出的貨就先不要出了,已經出了的暫時不能匯款,想等匯率好一點再轉。

前期中國疫情嚴重,各地物流受阻,外貿服裝供應商們復工延遲,面臨貨物拒收和貨款拒付風險。如今,國外疫情發展迅速致使需求下降,股市動蕩后美元指數走強,又導致多國匯率暴跌,國外客戶紛紛要求取消訂單或延遲付款,靠外單生存的服裝供應商們,日子愈發艱難。

與此同時,鐘元最近還因為租金的事情頗為頭疼。他的檔口每月租金3.7萬,管理費約4000元,在沒有訂單的3月,這就是一筆巨大的損失。

3月2日,地一大道商場開門了,上千家商戶中營業的不到20家,最多的時候也就30余家。

“我們做外貿的,現在國外物流全部斷了,去檔口沒有意義,但是檔口沒有撤,租金還要交,商場近期在催繳下個月的管理費,這讓我們感到很絕望,也很寒心。”鐘元對《中國經濟周刊》記者表示。

其實,早在1月30日,廣州市房地產租賃協會就發出《致全市業主(房東)的減租倡議書》,建議廣大業主(房東)2月份免租1個月,3-4月份減租2個月。為降低中小企業租金成本,各大商場都在陸續推出減租優惠政策。

3月4日,廣州市政府辦公廳又印發《廣州市堅決打贏新冠肺炎疫情防控阻擊戰努力實現全年經濟社會發展目標任務的若干措施》(即廣州“48條”),要求各區引導支持集體物業、非國有企業和個人業主為承租用于線下實體經營的中小微企業減免租金或允許延期、分期繳租。

但是,地一大道的情況比較復雜,商場把大部分檔口的使用權賣給了承租的業主,90%的商戶是從業主手上租的檔口,所以,商場沒有權利給這部分商戶免除租金。

目前,根據地一大道的免租政策,直接與商場簽訂租賃合同的商戶免3月租金及管理費,4、5月租金及管理費減半,對購買了使用權的業主減免3月的管理費,4、5月管理費減半。

因此,這就導致有的業主答應免租,有的不答應,有的業主免1個月,有的免2個月,參差不齊,如今已有小部分商戶撤出商場了。

如果商場不做出延長業主使用期的決定,則不會有統一的免租政策,仍會有較多商戶面臨租金損失。

“說實話,我已經做好了撤檔口的準備。”鐘元表示,商場如果沒有比較大的扶持力度,我們準備集體撤檔。

訂單被大面積撤銷,廣東外貿商能否撐過這個夏天? 消費與科技 第3張

廣州地一大道服裝城負一層時裝區大多處于閉店狀態 攝影:《中國經濟周刊》記者 羅赟

在外單減少、客流稀疏的背景下,廣州各大批發市場也開始探索直播賣貨、自媒體營銷的新模式。十三行商圈、沙河服裝批發市場等都加入了直播賣貨大軍,地一大道的部分商戶也開啟了直播銷售。

鐘元表示自己和朋友們不太了解直播所以還沒有嘗試,但是一直沒有訂單的情況下會考慮新的銷售方法和渠道。

同樣在廣州做服裝生意的小陳,則從去年就開始做自媒體了。毛絨哥說在廣州做服裝生意的很多都是湖北人,小陳就是其中之一。

在小陳工廠的附近也有一間湖北人開的服裝廠,不過老板已經兩個月沒有回來了,前幾天小陳經過時,這家服裝廠已經重新開始招租。

“我也不知道這個老板是什么原因沒有回來,但是,我覺得如果他回來繼續做,可能撐過這幾個月日子就好了。”小陳惋惜地表示。

3月10日復工以來,小陳的外貿訂單也減少了很多,近期基本已經沒有外單了,但是他通過在抖音等平臺的視頻分享接到了較多內銷加工訂單。

“我們正在轉內銷的過程中,因為我是做技術出身,所以轉型對我來說沒有那么難。但是,工人比較難適應,外銷訂單質量要求嚴格,制作節奏慢,如今做內銷加工訂單節奏要很快。”小陳提到,現在經常忙到半夜,因為內銷訂單要得急,趕工才能交貨。

從事服裝行業近19年的小陳,前期從流水線上的工人做到了版房主管,后來自學了外貿實務和電子商務等知識,晉升為公司的電商部主管,在公司待了8年后出來創業。因此,他對整個行業的了解更深刻,也更懂得掌握核心技術的重要性,這也是小陳沒有在廣州開檔口而把主要精力放在工廠上的原因。

之前自產自銷的外單減少后,會有一定的庫存積壓,小陳表示,這些庫存要等到疫情結束才能清貨。目前,他主要通過自媒體接內銷加工訂單,之后還會把直播做起來,就在采訪的間隙,他又接到了4個訂單。

3月25日,廣東省服裝服飾行業協會會長卜曉強在廣東省政府新聞辦舉行的疫情防控新聞發布會上也表示,該協會正在引導服裝商戶開展新型營銷模式。其中,3月18日推出的“閱貨”線上促消費平臺已有超過300個廣東代表性服裝品牌,下一步,將推出2.0版本鏈接服裝專業市場商戶和廣東省服裝產業集群廠家、外貿基地出口企業等。

“現在主要是工人的問題,之前我新招的一批專門做內銷訂單的工人都走了,所以不得不帶著做慣了外銷訂單的工人全面轉做內銷訂單。其實,我和工人都有一個較難適應的過程。”據小陳介紹,在廣州,做內銷訂單的工人大多集中在海珠區中大布匹市場附近,而他所在的番禺區,制衣廠大多做外銷訂單。

一般來說,工人習慣待在一個地方做事,所以,小陳從其他地方招進來的新員工可能會因為不適應新環境而離職。

業績影響滯后,汽配貿易商的4月份可能會很難

“3月以來,70%的訂單推遲了,幾乎所有國家的客戶都發郵件表示要延遲下單。”在廣州一家汽車配件公司做外貿主管的林浩說。

雖然同樣面臨訂單“荒”,但是相比服裝從業者們,汽車配件貿易商的日子好過太多了。

林浩表示,公司今年第一季度的出口訂單還沒受到影響,出口情況跟往年差不多,當然,沒有疫情會增長更多些。

同時,由于汽車配件的生產周期比較長,很多配件需要要一個月左右才能生產出來,所以訂單延遲對業績的影響會有滯后。

“目前還沒有客戶取消訂單,但是3月以來,有些本來要下單的人推遲了,比如南非、巴西、俄羅斯這些地區的客戶。其實,基本全球所有國家的客戶都延后下單了。”就在林浩接受采訪的當下,又有一個南非的客戶發來郵件需要延遲下單。

林浩表示,3月推遲訂單的原因主要是客戶所在國家的匯率大跌,所以,他們想要延遲付定金,像俄羅斯、哥倫比亞和巴西的當地貨幣匯率都是大跌。

疫情之下,全球股市動蕩,美股多次熔斷,但美元指數卻持續走強,這讓大部分非美貨幣面臨被動貶值的壓力。

據媒體報道,3月18日,俄羅斯盧布重挫至1美元兌80.87盧布和1歐元兌88.725盧布,雙雙觸頂“匯率走廊”邊界,導致跌停,達到2016年以來的最低水平。3月19日,澳元兌美元重挫4.6%,創2002年以來最弱水平。

前些天,俄羅斯的一個客戶就給林浩發來“非常抱歉”的郵件:I'm sorry,but now in Russia there are big problems with the dollar so I have to postpone my order when the problem is solved, we will continue our business.

訂單被大面積撤銷,廣東外貿商能否撐過這個夏天? 消費與科技 第4張

林浩與俄羅斯客戶的聊天記錄截圖 圖片來源:受訪者提供

目前,林浩所在的公司因為仍有一季度早期訂單在跟進,訂單量下降的影響還沒有即時出現,在廣州的汽配貿易商也基本處于這種狀態。他表示,如果4月再沒有訂單的話,就只能把時間用在宣傳方面了,比如更新網站、目錄資料等。

像林浩所在公司這樣,較多訂單推遲,開工以來比較清閑的不少,然而,有一些公司則分外忙碌。

林浩與另一個做外貿的朋友交流時發現,朋友所在的公司訂單很滿,已經安排到5月份了。這家公司同樣是做汽車配件的,主要做彈簧,就是后備廂打開時支撐后備廂的彈簧。

據林浩的這位朋友說,都是歐美國家在疫情爆發前下的訂單,3月前他們一直在家接訂單,3月復工后開始生產,所以訂單已經排到5月了,但是他也表示比較擔心國外的物流問題會不會影響交貨。

“比起服裝這種有季度、流行款式限制的,汽配十幾年還是那個車型,比較能承受風險,不過,要是我們4月還沒有訂單,形勢就變得非常嚴峻了。”林浩說。

天眼查數據顯示,截至3月26日,注冊地為“廣州市”的汽車配件出口企業數量超過4萬家,林浩所在的公司只是這四萬分之一。而在遭遇“黑天鵝”的情況下,他說,大家都是第一次,只能走一步看一步,誰也沒有更好的經驗。

如您使用平板,請橫屏查看更多精彩內容(感謝支持無憂島網)

本文地址:http://www.7794664.live/index.php/post/42542.html
溫馨提示:文章內容系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無憂島網對觀點贊同或支持。
版權聲明:本文為轉載文章,來源于 網絡 ,版權歸原作者所有,歡迎分享本文,轉載請保留出處!

內容推薦不顯示?點擊此處了解原因

發表評論


表情

還沒有留言,還不快點搶沙發?